木桶伯QA:NBA全球大使的非洲故事,为非洲年轻球员开启NB

2020-07-16|浏览量:924|点赞:935

第三次NBA非洲赛将于週六在南非比勒陀利亚举行,作为「篮球无疆界」活动的一部分,本次非洲赛共有18名NBA球员参加。同时「篮球无疆界」这项NBA外展活动也正在将篮球运动快速地推向全世界。今年,非洲赛将携手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一同纪念曼德拉诞辰100週年,球员们将会在一週时间内参加篮球训练营及一些社群活动,包括「人类栖息地关怀」活动、「希望篮球」活动以及一些当地的活动。

木桶伯QA:NBA全球大使的非洲故事,为非洲年轻球员开启NB

有超过80个现役NBA球员或者已退休的NBA球员与非洲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络。除了用篮球在当地传播正能量,非洲赛也是为了纪念那些非洲NBA名将,是他们为如今非洲年轻运动员打通了通往NBA的道路。在一众名将中,拥有着18年NBA运动生涯、并且已经入选名人堂的Mutombo是第三位前往NBA的非洲出生的球员,他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长大,在乔治城开启了自己的大学篮球生涯,并在1991年被丹佛金块队于第四位选中,开启NBA生涯。

作为篮球无疆界活动的一项主要内容,Mutombo曾多次与曼德拉会面,这也是NBA希望在非洲增加影响力所做出的巨大努力。最近,Mutombo接受了The Crossover的採访,并在採访中畅谈他的职业生涯、他的家乡以及作为非洲的篮球大使对他来说有着何种重要的意义。

BL:当你在刚果打球并不断成长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崇拜过或者试图模仿过某些球员?

DM:直到在乔治城大学大二年级那年我才真正接触到比赛,我也曾跟着哥哥在刚果打过一年比赛,但是我们和现在的非洲孩子们不一样,当时我没什幺机会观看NBA比赛。当然,有一个人球员我一定了解,因为他来自非洲,他就是Olajuwon。

BL:那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和Olajuwon对上的场景吗?

DM:我依然记得1991年第一次对上他,那时我还是个新秀。那次对上的声势极大,所有的电视焦点都落在了我身上。

BL:你是一个追星的人吗?你有在赛前对他说过什幺吗?又或者你在赛前是否有一些紧张呢?

DM:不不不,我认为有机会和Olajuwon对上会更加激励我,因为我不想畏首畏尾,我想在全世介面前展现我自己。那个曾经稚嫩的大学生已经消失了,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準备充分的NBA运动员,我已经準备好在这个级别中和他人竞争了。

BL:你什幺时候意识到自己可以成为NBA非洲篮球大使?

DM:从选秀日那天我就意识到了。作为第三个登陆NBA的非洲球员,我有责任让更多的非洲孩子了解篮球,并投入篮球活动。由此他们才有机会登陆NBA,我需要确保我不是最后一个「Mutombo」或者最后一个「Olajuwon」,在非洲还有很多的「Mutombo」和「Olajuwon」,我要确保为他们开启了一扇通往NBA的大门,目前看来,我做的还不错。

木桶伯QA:NBA全球大使的非洲故事,为非洲年轻球员开启NB

BL:你和Joel Embiid有什幺联络吗?你对他了解多少?

DM:我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解他了,直到他第一次参加「篮球无疆界」活动。他上大学、进入NBA我都有关注,我告诉76人队中很多人的关于Embiid的消息,包括他的进步以及他打球的方式。儘管他有伤病缠身,但是一旦他有机会打满一个赛季,他会证明他比我们这些来自非洲的球员更加厉害。

我认为他想要支配比赛,他会通过火锅封杀对手,统治对手,这就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他在进攻端是一个比我更好的球员,你可以看他的进攻手段,这些都是我没有的。这些进攻技术融合了Olajuwon和一些其他的中锋,全部体现在了Embiid身上,所以毫无疑问他会成为一名伟大的篮球运动员。

BL:由于你在非洲的推广和努力,你的家乡也在11年前建立了一所医院。这对社群有什幺影响呢?你最为骄傲的又是什幺?

DM:这对我们的社群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医院已经开了11年,我们也治疗了超过50万个病人,这无疑是个好消息,我们也会继续努力扩大影响。我们致力于治疗口腔癌、乳腺癌、宫颈癌和其他癌症。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而且我也不想停下来,因为这些对非洲十分重要,我们要竭尽全力。

BL:在「篮球无疆界」活动和「NBA非洲倡议」活动中,你最享受那一部分?

DM:我认为为非洲社群带来如此大的改变是最让我享受的。这是我们来到这里开展活动的第三年,我们正在不断地带来改变,这也是我们所享受的。 来到这里的所有篮球无疆界的球队,如果没有带来影响,人们真的不会认真对待你。

BL:几年前,你和Olajuwon曾登场并展示出不错的状态。

DM:[笑得异常开心]

BL:今年我们还有机会在场上见到你吗?

DM:[笑得更加开心]我不知道,你知道上场之前是需要一段训练的。我不太清楚主办方会不会邀请我上场,我认为联盟很害怕对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负责。不过我的确挺享受的,当NBA邀请我在第一场非洲赛中上场时,我大约考虑了1秒中就答应了。所以我也不介意他们邀请我再次上场打个一两分钟,我只需要他们提前一个月通知我让我有时间可以在跑步机上进行一下训练,因为现在我真的不怎幺打球了。我依然会去体育馆练练举重,锻鍊身体。至于在球场上投篮、折返跑之类的——可能有些老头可以做这些——我希望我也可以做到。我準备走一步看一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