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克雷格卸任007 承认在恶魔四伏中反高潮

2020-06-15|浏览量:814|点赞:922
丹尼尔克雷格卸任007 承认在恶魔四伏中反高潮

丹尼尔.克雷格想要杯啤酒。还有,一支香菸。他并不是,他说,要重新当个全职的菸枪,但男人偶尔可以放鬆一下。

这是七月的一个星期三下午,克雷格前一个星期六,在柏克郡布雷村的一个湖上,拍完了他在最新一集007电影《恶魔四伏》的最后一场戏。(「有点反高潮,」他承认。)从那时起,他就很认真地执行他的宣传任务。

他从杀青派对上直接跳进3天的公关行程:拍摄电影海报;拍摄要打包送到全球各地媒体的宣传照;把时间分配给广播电台和报纸和网站和运气没有我们好的杂誌。

明天,他要在伦敦中区一家饭店的餐会上坐一整天,和来自全球的记者进行圆桌访问,以及简短的一对一专访(有些长达整整10分钟)我们坐着,他和我在伦敦东区,一个除了我们坐的塑胶椅子和木头桌子外,空蕩蕩的露台。

在我们下面,是租来给Esquire拍照用的时髦loft公寓。碰巧走运的是──我真正的意思是狡猾,我自己的狡猾──冰箱里有冰啤酒,而克雷格的公关宣传有一包Marlboro淡菸,她很乐意让我们偷拿去抽。

因此,我打开两瓶义大利Peroni啤酒,他拿出他的打火机借我──包在一个007一场枪战戏中用过的弹壳里──我们把菸灰弹进一个桶子里。户外很温暖,但天空阴沉沉的,显示要下雨。

等几乎像空气一样轻的雨来了,我们从头到尾坐着,两个人都没意识到雨落了下来。很快,我们就要求更多啤酒,然后更多啤酒被带上来,香菸点着了,克雷格往后靠在他的椅子上,说话。

我想,我从来没见过他这幺放鬆。当然不是在访问的时候。我见过克雷格几次,这是他在4年之内,第3次接受我为Esquire封面故事所作的访问。(来挑战吧,《经济学人》。)他总是彬彬有礼,配合度高而且专业。

他总是细心、体贴而且是冷面笑匠。但他有张扑克脸,而且身上有股钢铁般的严厉,让人不敢造次。

幸好,不是刻薄:在访问中,克雷格让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出现在2011年,当时他在宣传一部叫作《星际飙客》(Cowboys & Aliens)的电影,我冒冒失失地问他,电影在讲什幺。「在讲牛仔和该死的外星人啊,你以为在讲什幺?」OK,有道理,蠢问题。不过,我有说过,他是冷面笑匠吗?

从宣布丹尼尔.克雷格是英国最不神祕的祕密情报员的第6位银幕化身起,已经过了10年。连小学生都知道,他接续康纳莱(Sean Connery)、拉赞贝(George Lazenby)、摩尔(Roger Moore)、达顿(Timothy Dalton)、布洛斯南(Pierce Brosnan)之后。

持平地说,他担纲的消息,并没有让全国各地上演街头即兴派对,或是上千名英国父母把他们的长子命名为丹尼尔(或者,甚至是克雷格),以向他致敬。

几乎全球都同意,克雷格太年轻、太金髮碧眼(太金髮碧眼!)而且一点也不温文儒雅──或者,也许说是圆滑老练。

这男人自己似乎也有点难以适应。他花了20年,把自己打造成带着非常凶恶气质的演员,专在舞台及银幕上扮演受过伤痛的刚毅男子,像是舞台剧──《A Number》──以及电影──《瓶中美人》(Sylvia,2003)、《母亲的春天》(The Mother,2003)、《红气球之恋》(Enduring Love,2004)──这些大部份大成本特效电影的影迷不见得会看的作品,他们没有机会及意愿,还有,或许也没有想像力。

丹尼尔克雷格卸任007 承认在恶魔四伏中反高潮

甚至连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这位庞德迷及《空降危机》和《恶魔四伏》的导演,最近也坦承,他原本觉得选克雷格可能是个错误。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疯了,但觉得他是个太正经的演员,太追根究底、太阴郁。

我们期待的庞德,在经过数十年越来越荒唐的狂欢作乐及爱说俏皮话之后,标準几乎很难拉高了。这个系列,曾被视为酷,甚至是精明老练──虽然直到最近从未被当成有大脑的电影──已经变成老套了。

克雷格改变了这一切。他的庞德无情但不冷漠。他为童年创伤所苦。他对暴力并不司空见惯;克雷格的007和他被割到都会流血。而且他以壮观的气势,爱人也失去所爱。

先是在《皇家夜总会》(Casino Royale,2006),这部既是悲剧爱情也是动作惊悚片的电影,片中的庞德──伊恩.佛莱明(Ian Fleming)的「钝器」──暴露出他是极为脆弱的,肉体及情绪都是。

「我想要求你,你能否一直让情绪抽离,但我想, 那不是你的问题, 对吗, 庞德?」茱蒂.丹契(Judi Dench)饰演的M在那部片中问他。结果发现,那无疑正是他的问题。

他爱上一个在各方面都和他一样的女人,包括饱受折磨的过去。「我的武装一点都不剩了,」他告诉她:「你已将它从我身上脱去。」但他救不了她。故事延续到《007:量子危机》(Quantum of Solace,2008),一场结合戏剧与追捕的复仇电影,儘管在好莱坞编剧之手下成了绑手绑脚的一部片。克雷格的庞德满怀哀伤,并被正义的怒火所驱使。

被克雷格和曼德斯形容为「经典庞德」重现的《空降危机》(2012),重新引入很多笑点,以及之前系列电影中许多熟悉的魅力,还有深受喜爱的角色──Q、Moneypenny──他们过去因在克雷格时代的庞德中缺席而引人注意。

但它也发展出庞德身处生死绝境的主题:中枪,推断溺毙,然后衣衫褴褛且慎世嫉俗,和哈维尔.巴登(Javier Bardem)的网路恐怖分子,以及丹契的母亲形象M,陷入一场诡异的恋母情结心理剧。

「你遇到一个处在人生最佳状态的人,他们真的很快乐,一切也都很顺利。我不确定,这在电影上会有多有趣,」他说。戏剧的本质是冲突,而克雷格的庞德,如果不是充满矛盾,就什幺都不是了。别的不说,他不断试图推掉他的任务。

当他在2005年首次收到《皇家夜总会》的脚本时,克雷格现在告诉我:「我一直在準备要读庞德的脚本,但并没有拿到。他们把一切都简化了,我说(讚许地):『靠!』我感觉,他们给了我一份蓝图,然后说:『照这个来演。』我说『OK,我可以办到。』」

「我是庞德的大粉丝,」他说:「我喜欢007电影,我爱死以前那些俏皮话,以及随之而来的一切。我不是要贬低之前的作法,但这完全不一样。它有了价值和意义。因为我不知道其他的诠释方式。不管它有多大,多壮丽,脚本写得多喧闹,你要从里面找到真正的核心,并且坚守住,然后你可以拿它搞笑。如果你有了那个,还有飞车追逐和爆炸,那幺你就稳赚不赔了。但要有因果关係。他必须受到他的遭遇影响。不是说,他就是要杀掉坏人,得要有杀人的理由。」

克雷格上次和我聊庞德的事情, 是在2012年的夏天,手边的话题是即将上映的《空降危机》。我当时写道,我访问的每个工作人员都散发出一种平静的自信。这在一部大成本电影要上映前,愈来愈强烈的紧张时刻,并不常见。

儘管如此,就连最卖力的007啦啦队长也无法预测到,这部片会那幺卖座。那一年10月推出后,它在全球卖出11亿美元(约台币360亿)──几乎是《皇家夜总会》或《量子危机》的两倍,而两部片票房都很高了。到截稿时而止,它是影史卖座第12高的电影。

特别是在英国,它打造出惊人且意料之外的成绩。它是英国最卖座的电影,而且是有史以来,唯一在英国的票房超过1亿英镑(约台币50亿)的电影。

克雷格总结,电影公司在开始讨论《空降危机》后的下一部片时的感觉:「我们到底他妈的要拍什幺?」

「我想,大家都吓到了,可想而知,」他说:「它是『英国有史以来最卖座的电影』。这是什幺意思?我们接下来怎幺办?你要怎幺处理这个状况?它可能会是大家的痛苦负担。结果,并不是。但一开始,压力很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