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动画电影里的妈妈都得死掉?

2020-06-15|浏览量:915|点赞:775

为什幺动画电影里的妈妈都得死掉?

  小鹿斑比的妈妈被猎人射杀、尼莫的妈妈被梭鱼吃掉、莉萝的妈妈死于车祸、《熊的传说》哥达的妈妈被人类杀死、《功夫熊猫2》阿波的妈妈被孔雀沈王爷弄死、《小美人鱼》爱丽儿的妈妈被海盗船害死、《冰原历险记》人类婴儿的母亲被剑齿虎追逐而死。

  动画电影的妈妈不是死掉,不然就是在设定里神秘地处理掉:《四眼天鸡》、《阿拉丁》、《狐狸与猎犬》、《风中奇缘》、《变身国王》、《妙妙探》、《料理鼠王》、《疯狂农庄》、《神偷奶爸》、《食破天惊》和《皮巴弟先生与薛曼的时光冒险》。在如此众多的动画电影中,母亲的角色变得毫无用处。那父亲呢?为了养育或保护主角在所不惜!

  漫画家艾莉森‧贝克德尔(Alison Bechdel)致力使性别不平等引起关注,曾向电影产业发起着名的挑战「贝克德尔测验」:片中至少有两名女性角色、她们互相交谈过,而且谈话的内容与男性无关。同样地,专栏作家莎拉‧鲍克瑟(Sarah Boxer)也对动画电影发起类似挑战:给我一部有「母亲」角色的儿童动画电影,而且她会一直活到片尾。结果如何?通过挑战的影片并不多:《勇敢传说》、《第十四道门》、《虫虫危机》、《小蚁雄兵》、《超人特攻队》、《狮子王》和《超级狐狸先生》。

为什幺动画电影里的妈妈都得死掉?

  事实上,「母亲死去情节」有一段悠久的历史。从早期的《小鹿斑比》和《白雪公主》往前追溯,还有《星际大战》的路克天行者和莉亚公主、狄更斯的孤儿小说、安徒生的《小美人鱼》、格林兄弟的继母们,再到夏尔‧佩罗的《睡美人》和《仙履奇缘》。「母亲死去情节」成为小说的固定班底,深深编织在故事结构里,似乎难以解释或分析。

  许多学者曾试图分析这个情节,英语文学教授凯洛琳‧德芙(Carolyn Dever)认为这是从「缺乏母亲世界」开始的角色发展,而情节进展和角色性格取决于死去的母亲。儿童心理学家布鲁诺‧贝特海姆(Bruno Bettelheim)则认为母亲死去情节对儿童是一种心理恩惠,他写道:「典型童话故事经常将母亲分成善良的生母(通常已经死去)和邪恶的继母……这不仅是在生母不够完美的情况下,让主角内心保留母亲美好形象的手段,还允许主角将怨怼转移至坏透的『继母』身上,而不危及亲生母亲的完美。」

  你或许发现了上述理论的共同点:它们根本不在乎母亲死去这件事,而是聚焦在母亲死去能获得的益处,包括人、能力或事物。贝特海姆主要关注儿童对自身内在的认知,德芙则着重在主观性本身。观众是否遗漏了什幺?莎拉‧鲍克瑟点出第三个受益者:好父亲。

  她以《海底总动员》为例,影片开始前尼莫的母亲「珊瑚」已经被梭鱼吃掉,所以尼莫的父亲「马林」不得不独自抚养孩子们。他刚开始的形象是个过度保护、毫无幽默感的无聊父亲。但随着电影过程面对许多困难,最后将尼莫从邪恶继母达拉(戴牙套的人类女孩)的魔爪下拯救出来。马林不仅取代了母亲的地位,还成为尼莫梦寐以求的父亲:能包容也能放手的家长。他是保护者也是玩伴,既是安慰者也是冒险伙伴,同时是个身兼母职的父亲。

为什幺动画电影里的妈妈都得死掉?

  鲍克瑟指出,大萤幕上丧偶的父亲通常会癡情地对着亡妻的肖像或遗物发呆,但这个画面不是为了证明死去的伴侣有多棒,而是为了凸显出他自己有多棒。记者艾蜜莉‧约夫(Emily Yoffe)曾在《纽约时报》针对《西雅图夜未眠》(Sleepless in Seattle)描写的丧偶父亲评论说:「他迷人、苦涩、敏感、成功、英俊。他是伟大的父亲,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肯定很爱妻子。但你知道更完美的部分吗?她老婆死了。爸爸的魅力似乎取决于妈妈的死亡,他只要放声大哭,然后就能欢呼!」

  在过去几十年间的儿童动画电影中,死去的母亲不再是被邪恶继母取代,而是一个好父亲。他可能刚开始非常吹毛求疵(例如《四眼天鸡》)、不情愿(《冰原历险记》)、暴君(《小美人鱼》)、游手好闲(《神偷奶爸》)、不同的物种(《功夫熊猫》),甚至是杀害主角母亲的兇手(《熊的传说》)。然而,不管他们刚开始有多糟,但到了结局就变得完美。最终,他们与孩子在没有母亲的世界里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更令人绝望的是儿童动画电影为了摆脱母亲,有时赐死她们方法还相当不合逻辑。例如《冰原历险记》人类母亲为了躲避剑齿虎带着婴儿跳下瀑布,她苦苦挣扎到岸边将孩子託孤给一头猛犸象。一名网友评论说:「她有力气把孩子推到岩石上,悲伤地看着猛犸象,恳求牠用象牙接过孩子,结果却没有力气救自己?」顺带一提,如果这只猛犸象真的见义勇为,为什幺不直接用象鼻把他们放到背上一次救两个呢?牠眼睁睁看着人类母亲发出虚弱的歎息声被水沖走。原因就像这篇评论所说:「她生命的唯一用途就是打造让伙伴继续冒险的背景。她的任务完成了,所以她可以死了。」

为什幺动画电影里的妈妈都得死掉?

  许多电影甚至懒得处理母亲,她们的死亡从一开始就设定好了。例如《神偷奶爸》中的三个孤儿被超级大反派格鲁从孤儿院领养回来。格鲁之所以收养他们,不是因为他想要孩子,而是打算利用孤儿执行邪恶阴谋:他想把月亮缩小并且偷走。(奇怪的是,月亮不是女性生育的象徵吗?)但在电影的结尾,格鲁发现他收养的孤儿比月亮更珍贵。而且,就像所有美好的父亲形象都需要佐料证明,因此格鲁经常听见他那吹毛求疵的母亲唠叨——顺便让观众记住是母亲的负面情绪使格鲁变成邪恶的坏蛋——以此凸显格鲁是比他母亲还要称职的家长。就这样,超级恶棍摇身一变成为超级奶爸。

  简单来说,现代的儿童动画电影中,母亲的死亡完全是为了让父亲接管一切。有些人或许会反驳:何必那幺认真看待,反正动画都是想像出来的故事。但是,首先让我们看看现实世界的模样,根据统计美国67%的孩子由双亲照顾,25%是单亲妈妈带大,只有8%是单亲爸爸抚养(其中几乎一半的单亲爸爸都与他们的新伴侣同居)。换句话说,电影院上演的单亲父亲形象不仅是幻想,而且还与现实世界完全相反。为什幺现实世界只有母亲没有父亲的家庭那幺多,却还是有那幺多儿童动画电影仍把父亲视为唯一家长呢?

  目的是为了掩盖现实?还是为了鼓励更多男性担起母亲责任?如果有机会,父亲会比母亲做得更好?还是暗示没有母亲的世界更美好?或者,我们只是看到心理分析师卡伦‧荷妮(Karen Horney)所说的「子宫阴道羡妒」的糟糕範例?

为什幺动画电影里的妈妈都得死掉?

  1975年出版的《怎幺解读唐老鸭》(How to Read Donald Duck)一书中,智利裔美国作家艾瑞尔‧多尔夫曼(Ariel Dorfman)和比利时社会学家阿曼德‧马特拉特(Armand Mattelart)探讨了「迪士尼没有女性当妈妈」情节的隐忧。他们认为迪士尼不愿呈现真实的母亲角色,而是提供「被奴役或不重要的女性」,且与「生命本身的自然循环」毫无关联的角色——如灰姑娘、睡美人、白雪公主。他们指出,在「自然母亲」的位置上,迪士尼创造出一个「虚假的米老鼠妈妈」,它混合着「骑士的慷慨」和「公平竞争」的形象,把权威包装成温和愉快的模样。因此,在缺少真实母亲的背景下为新权威提供空间,由此产生新的「自然秩序」。换句话说,它们在通往社会压迫的路上铺满了米老鼠。

  现代动画电影中,米老鼠形象充斥在父亲角色里:他们宽宏大量、关心体贴,而且风趣幽默。鲍克瑟认为,虽然这种活泼的父亲对多数孩子来说很迷人,但也让「母亲死去,父亲幽默」的模式成为不可避免的规律。这不仅是子宫阴道羡妒,更是以米老鼠顶替母亲位置,并为厌女文化打扮成可爱的模样。

  你可能会反驳有几部动画电影存在活着的母亲:你是说《玩具总动员》里抚养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喔,就是那个一直把玩具送走的讨厌鬼。《乐高玩电影》结尾不是也有一位母亲吗?没错,那个打断父子亲密时光,跑到地下室宣布晚餐煮好的扫兴家伙。鲍克瑟写道:「在这个完全由创作者掌控的媒介中,我们不断得到同样该死的世界:一个没有母亲的世界。这是动画的终极愿望吗?母亲这个角色真有那幺危险?」

参考报导:Atlantic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